版权缺失债务到期:落寞的乐视视频还会有转机吗?_大唐新闻联播

转折1927

2019-07-07

mt917版权缺失债务到期:落寞的乐视视频还会有转机吗?_妖孽王爷腹黑妻

黄水晶价格

手粗糙怎么保养

版权缺失债务到期:落寞的乐视视频还会有转机吗?_大唐新闻联播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导读:张明告诉记者,目前的乐视网中,已经工作七八年的老员工还有很多,这些人也都是在等待转机。

记者从其语气的变化上,仍能感受到他心中对于乐视曾经的那份骄傲,以及现如今的落寞。见习记者白杨北京报道1月24日,乐视网()复牌。在过去的九个月,除了因停牌被牢牢锁住的乐视股价未发生变化外,其他所有关于乐视的一切,都已经产生剧变。

乐视视频作为乐视网最初起家的主要业务,同时也是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之一。过去的一年,这个曾经让乐视网笑傲行业的业务,也已失去了当年的锋芒。

2010年加入乐视视频的张明已在乐视工作了7年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过程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其语气的变化上,仍能感受到他心中对于乐视曾经的那份骄傲,以及现如今的落寞。大起大落,张明这样描述乐视过去一年经历的变化。

版权缺失张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半个月前,乐视视频网站进行了改版。

改完的页面一下子变回我刚入职时的样子,已经不像是一个视频门户网站了。

页面改版背后,其实也透露出乐视视频内容缺失的无奈。

一位乐视前员工告诉记者,单从乐视会员业务来看,其出现的第一次转折点就是中超体育版权终止而造成的体育会员流失。

2017年3月初,乐视体育2016年初以27亿元买来的中超2年独家新媒体版权被终止。

而此前的几天,其还相继丢失了亚冠以及12强赛的转播权。

该员工还表示,在2016年,乐视919体育会员享受的权益包括英超独家版权、国足世界杯、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全网独播、中超独播等,但2017年,这些都没了。

以此为缩影,整个乐视视频过去一年便开始了内容不断缺失的局面,其中也包括原创内容。

张明告诉记者,在乐视网鼎盛时期,三大国际电影节都是一场不落的全程参与。

但是去年,因经费紧张,公司没有派人过去。

一位视频行业观察者告诉记者,目前的视频行业,仍处在高投入的阶段。

第一梯队的几家都是背靠互联网巨头,实力雄厚,因为它需要不断投入大量资金购买版权、生产内容等,以此来形成持续的竞争力。

但对乐视来说,目前最为紧缺的正是资金。

在乐视网1月19日发布的《关于公司股票的风险提示公告》中显示,由于关联方欠款未能有效偿还导致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公司业务经营困难,无力向上游支付采购款进而形成产品并进行销售,公司收入水平大幅下降。

同时,由于社会舆论持续发酵并不断扩大等一系列对公司声誉和信用造成的影响,公司的广告收入出现大幅下滑。

从数据上也能看出,作为乐视网最主要的三大现金来源,乐视会员、电视销售、广告等业务收入在2017年都出现了明显下滑。

据乐视网2017年半年报显示,其上半年会员业务收入亿,同比下降%;终端业务收入亿,同比下降54%;广告收入亿,同比下降74%。

这也导致整个乐视网入不敷出的情况变得更加严重。

据最新的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乐视网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约%,预计公司2017年全年累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

因此,除了一些现有的版权,乐视视频目前几乎没有太多新内容可以更新,页面的改版也是迫于这方面的无奈。

不仅如此,张明透露,乐视网还计划将现有的版权内容进行分销,以此减小版权摊销带来的成本压力。

但这对于乐视来说,会让会员的价值变得越来越低。

而对于外部用户而言,乐视也失去了一定的吸引力。

期待转机张明告诉记者,目前的乐视网中,已经工作七八年的老员工还有很多。

这些人也都是在等待转机,觉得乐视网好歹是一个上市公司,而且孙宏斌已经接手了,乐视网也是一个有很好基础的视频网站,应该不会变得更差。

乐视网曾在2017年4月发布一封致股东信,其中提到,2016年公司网站的日均UV超过8000万,峰值接近11000万。

而且在第三方媒体监测平台发布的2016年视频网站日均UVTOP10榜单排名中,乐视视频在前八个月一直稳居前两名。

但是在2017年上半年,乐视视频网站的流量、覆盖人数等各项关键指标出现下滑。

据统计,2017年1-6月,乐视网站的日均UV接近5700万,峰值超过7800万。

同样下滑的还有广告主数量。

2016年,乐视网广告主数量为711家,平均投放金额为万元。

而2017年上半年,公司广告主数量为315家,代理商239家,广告平均投放收入为万元。在公司业绩不断下滑,外部财务纠纷一时难解的局面下,乐视网复活任重道远。一位证券分析师告诉记者,乐视复牌后肯定会补跌,但不至于跌到外界猜测的退市。乐视视频的价值其实一直存在,但需要用钱先救活它。没有钱买版权拍网剧生产内容,也就没流量、没广告。但是这钱的问题,之前曾困扰过贾跃亭,现在也同样困扰着孙宏斌。1月19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存在融资借款及贷款类负债共计亿元,其中部分将于2018年到期。如果公司业务规模无法重新回到较高水平,信贷额度恢复,公司将因现金流进一步紧张导致存在偿债压力。此外,乐视网还与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存在大量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7年11月30日,该关联欠款余额达亿元。但乐视网认为,这一款项仍存在回收风险。截至1月19日,由于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尚未收回,已出现公司对上游供应商形成大量欠款无法支付、大量债务违约和诉讼等问题。上述分析师向记者表示,目前来看,要救乐视,唯有注入大笔资金。然而,孙宏斌已然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外部找不到钱给乐视,同时自己也不愿意扔更多的钱进去。等乐视复牌后看情况,估计紧急时刻能出手救乐视的还是孙宏斌。